空白空白空白白

我本是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剑心吹

·船长水仙 无差
·标题瞎起 不要在意
·还是短打适合我www
·用鲲泽泽的话说就是40公里大刀(。

他一下一下的用戒指拨弄着轮轴。
咔哒,咔哒,咔哒。轮轴的转动声与时轴的流逝声重叠了,Jack的动作不紧不慢,像一个握着无尽时间的旅人。
“快点。”黑暗中传出不耐烦的声音,“到你了。”
“噢亲爱的,将死之人总是该拥有那么一丁点的特权不是吗。”像是在讨论明天的午饭是什么,对于既定的事实没有丝毫的恐惧,Jack撇了一眼那潜藏在阴影之中的模糊人形,挑了挑眉不再拨弄轮轴而是开始把玩那把左轮。“毕竟六颗子弹。必死的。大可不必担心。”*
枪响。
四周的暗影破碎着,却在狂笑。人形一下子散了开来,化为最恶毒的诅咒。
“Jack Sparrow!你逃不了的!”
咸腥的气味涌入口鼻,他向下落着,无一丝害怕,那是大海,那是他最熟悉的地方,那是他的归宿。
他看到了另一个同样下坠的人影,那是他自己。
青色的头巾,未饱经风霜的面孔称得上是稚嫩,他睁开了眼,与他遥遥相望。
他突然开始不安。他似乎读懂了那疯狂的音色。
第二声枪响。
血溶于水,传递着执念,水泡在青年耳边炸开。
“活下去。”
——
那是他穷尽一生要找到的人。
模糊的脸,短暂的枪声,满蕴执念的嗓音。
杰克义无反顾的将船开向指针所指。
那怕是禁区。
他找到了。在进入禁区之前。
两艘船的距离是那么远,隔着死人与活人的界限,他看到了他。
他们遥遥相望。

*俄罗斯轮盘赌 (Russianroulette) 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中枪的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
准确的说麻雀输了 但是也赢了
本来是打算更刀一点 想想写不出来就算了这里蛮说一下
原本是不打算放人出去的 老麻雀死→循环 小麻雀死→Jack Sparrow消失 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没有任何人记得他也没有任何记载上有他 然后就只剩下老麻雀和小麻雀记得Jack Sparrow这个人 “我能感受到我并不是一个人,但是我触摸不到他,感觉不到他,听不到回应。”←这种feel
这样一想我还是亲妈呢(。)
悄咪咪的带上门牌号:297442590 欢迎敲门!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