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空白空白白

我本是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剑心吹

这可能就是家猫和野猫的区别吧。
六一赶个末班撸撸猫但是能力有限噫呜呜噫

【强强原耽】推文w

多数是强强因为我.....

我永远喜欢强强.jpg

古风居多

没有排名 只有顺序

先来三本吧.......有点多 @The Mystic Eyes

1.《败絮藏金玉》

关键词: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乔装改扮 强强

深情侯爷攻x魔教明尊受

简介:

魔教一夕之间土崩瓦解。

明尊仓皇出逃。

雪衣侯穷追不舍,千里通缉。

……

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出来混的,谁没两把刷子!

这是酥油饼的古代江湖嬉闹之二

简介看起来很严肃,事实上文整体偏欢乐

主受,走剧情,人物性格饱满

有二当然也有一啦,一的cp有出现在二里,我不是很喜欢那对所以没补

咳偏题了

剧情紧扣线索,不拖拉,严肃之余还带几分欢乐

慢热类,深情侯爷穷追不舍才追到逃避问题的魔教明尊

HE。有一丢丢肉汤喝,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番外,有过继的养子,没什么雷点。

部分节选:

薛灵璧这次顿了很长时间,直到冯古道准备重新迈步时,才听他又道:“你不欠我的。”

……

冯古道的脚即将迈出院子,身后又幽幽传来一句:

“我心甘情愿。”

——

冯古道心头一拧,嘴角却轻松地扬起道:“我说过,我从来不想树立雪衣侯这样的敌人。”

“不是敌人。那是什么?”薛灵璧漠然道,“同路的陌生人?”

冯古道踌躇了下,试探道:“朋友。”肩膀一下被捏住,薛灵璧的脸慢慢凑近。

冯古道心跳如擂鼓。

“如果我说,”薛灵璧强忍着狠狠咬对方一口的冲动,缓缓道,“只有敌人和情人两条路呢?”

——

门外。

月光从圆月中漫溢出来,洒在地上,白洁如玉,清冷如霜。

薛灵璧站在月光,神情柔和得好似要被月光融化。

冯古道迈下台阶,走到他面前。

薛灵璧似笑非笑道:“两情相悦?”

冯古道飞快地眨了眨眼睛,装傻道:“啊?”

“我似乎刚刚听到有人说了两情相悦……在另一个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脸努力绷紧,但说话的语调却忍不住地上扬,再上扬。

冯古道决定装傻到底,“是么?”

“还有延续香火……”薛灵璧终于破功,笑眯眯道,“有人说过要迎娶么?”

“是下嫁。”冯古道挑眉。

——

屋外。

薛明珏望着半敞开的窗户道:“最近父亲和爹练功练得很勤快。”

“……”宗无言道,“到读书时间了。”

薛明珏道:“我什么时候能观摩父亲和爹练功的情景?”

“……”宗无言道,“等你成为他们一样的高手时。”

薛明珏想了想道:“我不读书了,我要去练功。”

“……”宗无言侧身,“这边请。”

2.《异世神级鉴赏大师》

关键词:强强 励志人生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万般迁就受的和尚攻x心狠手辣贱人受

简介:

学渣怀揣《诗词鉴赏大全》穿越修真界,研究出诗词新玩儿法!

夏天来了,热得不行?“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全家人抱着袄子大夏天冷成傻逼欧耶!

遇到抠门土老财?“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大土豪抱着自家熊孩子买来的二锅头哭出一脸血。

被高手通缉追杀?“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号外!大陆第一高手横死怡红院!》

【群众:点赞,男主吟得一手好诗!】

以诗词意境制造幻境,以诗词文眼为刀剑术法!

壮哉我大中华,诗词一本走遍天下!管你仙佛妖魔,酸诗一首,通通死绝!

很大一盘棋,以三十三天星域为棋局,人心造化为棋子,到后面有点哲学的味道

点流金手指爽文,并不是那种很俗的升级流

文长,伏笔多,剧情接轨不脱

人物塑造一绝,整体正剧,主受,攻受互动略少,比起甜甜腻腻的叽叽歪歪,本文更偏向于无言的默契

HE,虐攻,有肉次,看不懂前文铺垫有番外补充

雷点大概就是和尚攻了.....但是真的很值得一看,特别是那种三流捅屁股小说看多了,会觉得眼前一亮(......)

部分节选:

在看到是非的一瞬间,唐时脑子里只冒出一个词:古佛青灯。

他站在原地没动,几乎要为这一幕动容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奇怪的执拗让他从心底对这样的感觉抵触起来。

也许是唐时的目光太直白,也带着那种说不出的不认同,是非走过来的时候,竟然停下了脚步,两人对视了一眼。

唐时看不清对方的境界,可是却能够肯定,对方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捏死自己——他不过是蝼蚁。

是非没有说话,只是掌着灯,对着唐时行了一个单手的合十礼。

按理说,单手合十礼是十分不尊敬人的,只不过也要分场合,现在是非手中拿着灯盏,无法双手合十。

唐时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主动向自己行礼的,他不过是个练气初期的小修士而已。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双手合十,微微垂头,还了个礼。

待唐时放下手抬眼的时候,却看到那白衣僧人眼底似乎有几分惊奇,不过转眼即逝,向着自己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而后才转身,推开了唐时房间对面的门,进去了。

灯火将他的影子投在窗上,唐时忽然觉得自己是神经病犯了。

他走到了楼梯口,忽然脱口而出道:“妖僧——”

他发了神经病才跟这僧人合十还礼!

——

然而此刻,他伸出手来,握住了唐时的手指,看着他掌心的伤口,唇边竟然挂上一抹浅笑:“刀藏得太深,怕会伤到自己。”

刀。

唐时的刀。

被唐时藏起来的刀。

唐时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是非感觉到了,只是没有再说话。

他那话,大约是触动了唐时的内心。

看着是非手中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的草叶,唐时忽然说道:“不藏刀,早就死了。”

——

“你可知错?”枯心禅师那看破红尘的眼注视着他,一名年轻的僧人,便像是注视着当年的枯叶师弟。

看不破这红尘的人,太多。

是非却跪下来,闭了眼,在苦心禅师身前一拜,“弟子知错,却看不破。”

——

“轰隆”一声,天地已然为之失色,四方台宽逾百丈,高则万八千,壁立千仞,名为台,实乃通天柱!

唐时何等渺小,大凡这万物灵修,与天地相比不过蝼蚁。

何人痴狂,敢与地较博?

何人痴狂,敢与天比高?

唐时比之四方台,犹蝼蚁比之千仞壁!

他一个人,在坚定又轰然下坠的四方台,用双臂苦苦支撑,一切都显得渺小,阴影之下,众人甚至看不清他的表情,唯有一双寒眸,点星一样明亮。

——

他一手按着是非的肩,却忽然张口咬了他脖颈左侧,狠厉至极,见血。

按着他肩膀的手掐紧,唐时唇边却冷冷浮出一个笑来,抬头凑在他耳边吐出清晰而恶毒的几个字:“你怎不去死?”他豁然直起身,便拂袖而去,方拉开殿门,在那一刹那的寂静之中,只听见一个字。

——“好。”

唐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当真是一颗心在胸膛里都炸开了。

手腕上缠着的佛珠被他握紧在手心,却在他回身这一刻,狠狠地摔在是非身前不远处的香案上,只砸得香炉灯盏通通倒下,一片狼藉,落了满地佛珠。

“那你便去!”

——

他嘴唇抿了一下,终究去吻了他,道:“你是佛,乃是人中无七情六欲的一面,可偏偏,吾为汝之七情六欲。”似乎是他终于说对了,是非轻轻地点了点头,昏黄一盏佛灯之火,令他双眸染上暖色,终于勾出一个笑来,于是万千星辰都化作他眸中倒影。

3.《铜钱龛世》

关键词: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高冷禁欲高僧攻(假的)x炸脾气乖张真龙受(傻的)

简介:

天禧二十三年,坊间传言手眼通天的国师突遭大劫,不得不闭关潜修,百姓暗地里却拍手叫好。

同年冬月,徽州府宁阳县多了一位年轻僧人。

僧人法号玄悯,记忆全失,却略通风水堪舆之术,来宁阳的头一天,便毫不客气地抄了一座凶宅宅,顺便把凶宅里窝着的薛闲一同抄了回去。

从此,前半生“上可捅天、下能震地”的薛闲便多了一项人生追求——

如何才能让这个空有皮相的秃驴早日蹬腿闭眼、“含笑九泉”。

薛闲: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你圆寂,我就笑死了。

玄悯:……

把和尚攻一并讲完

全文基调欢乐,夫夫两人拌拌嘴,打打怪,一路走一路找找小伙伴(?)走走剧就过去了(假的)

文笔温和,偏向日常,文字读起来很字舒服

场景描绘一绝。声势浩大,引人入境

甜甜甜,不腻乎,刀少

HE,有肉汤,番外发糖

雷点是.....和尚攻?

部分节选:

玄悯将手里的藤丝丢在老树根下,又抬眼提醒了薛闲一遍:“你还未说天雷是怎么回事。”

薛闲“哦”了一声,道:“没什么,只是想告知其他人我在这里,方便寻找。”

玄悯:“……”

那道惊雷恨不得通天彻地,声势之浩大,威势之慑人,仿佛要把这刘家府宅轰击成灰。

结果究其根本,居然就是为了简简单单“吱”上一声,示意众人还有个人在这里等着……

——

声音凄厉得仿佛见了鬼。

这嗓门着实大得炸耳,又着实难听。

惊得薛闲爪子一哆嗦,不小心抓了空,飘飘悠悠从玄悯胸前掉了下来,落地时姿态颇有些不雅——脸朝地。

丢了脸的薛闲落了地后便不大想见人,四爪僵硬,一动不动,仿佛摔断了气。

玄悯对屋外未歇的惨叫置若罔闻,只蹲下·身看着趴在地上装死的纸皮人,不咸不淡道:“不起来?”

薛闲依旧装死。

玄悯用指尖扣了扣纸皮平薄的后脑勺:“那便烧了吧。”

说完,他便真的划了根火寸条。豆大的火苗烤得纸皮都发了热。

“……”薛闲瓮声瓮气道:“我佛慈悲都被你喂了狗么?” 玄悯闻言手指略一顿,也不知想起了什么。

他表情微敛了片刻,复又摇了摇头,将火寸条头上的火苗抖熄,拈着那纸皮的一只脚将他拎起来,嗓音沉沉地训问:“还爬么?”

薛闲大约依旧觉得丢人,被倒拎起来时还用两只爪子挡着脸。只是他都这样了还不忘顶了句嘴:“爬你祖爷爷!”

——

薛闲面无表情地挠了那腕骨一爪子,结果半点儿血痕也没挠出来,估计是平白给秃驴挠了记痒痒,顿时气得扭过头去,半死不活地不想动弹了。

这孽障浑身带戏,脾气又不好,自己能把自己气死,也着实是一种本事。

——

玄悯闷闷咳了几声,目光却始终没有从薛闲脸上移开。他一贯如云雪般的僧袍被血染得一片殷红,抬起的手指也泛着死灰。

他缓缓地将取回的那一长段真龙脊骨化散开,又一点点推进薛闲身体里。薛闲无光的眸子终于动了一动,隐隐浮现出一抹微亮来。

然而玄悯却抬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在静静地看了他许久之后,终于还是探头吻了上去。 那是一个一触即收的吻,轻得仿若清晨的雾,又重得好似压了万顷山河。

玄悯咳得垂下了眸子,手掌却依然轻轻地盖在薛闲双眼之上,而后咳声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

在同灯看来,玄悯的“不管”里掺着“不嫌弃”的意味,勉强算得上一种“纵容”了。毕竟就他和玄悯相处的十来年里,他也没见过玄悯更“纵容”过哪个活物。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在自己过世百年之久的今日,他居然能看见自家结了冰的闷罐子徒弟以更为放任的态度对待一个活生生的人。

见到了薛闲,同灯才明白,玄悯真正纵容起来能到什么程度。

也正是因为见到了薛闲,同灯才发现,自家徒弟大约天生就招架不住这种“生命不止折腾不息”的玩意儿。




不会推文的正确方式.jpg

我可能一个寒假也整不完(。)

懒是一部分,多也是一部分

像古风强强还有《帝王攻略》《昭华舞流年》《倾辰落九霄》《傲然随君心》《一许醉风流》《杀破狼》《枢天引》

例如现代强强《金牌打手》《麒麟》《最终流放》

还有不是强强的.......emmmmmm贼鸡儿多_(:зゝ∠)_

双A夫夫十问(后半)

考凉了写点东西。

前半点头像吧。手机弄不来连接。

我流ooc人物 带个人理解

可接受往下↓






6.

半个头凑在门框旁边偷看。

春光正好,逢花开。

唐时半眯着眼躺在是非腿上,发是散的,一手牵了是非拨弄佛珠的那只,手指轻勾,结就解了开来,珠子缠在两人手上,圆润的触感带着古旧,像是想到了什么,唐时半垂的眼眸闪了闪。

是非静静的看着他,眼中温和,抬手抚去了落在发上的花瓣。

漫开来的气氛是檀色的,带着浅香,温和的与墨香糅合。

那真真是极为悠闲的、赏心悦目的。

“喂,那边偷看的。”唐时漫不经心的喊道。

——如果唐时不开口的话。

“您您您您休息,”一连好几个您,舌尖一痛,勉强微笑着把话接下去“我我我我我等会儿再来。”

说罢捂着嘴没了影子。

唐时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和尚,我活了这么多年都还没见过这种人。”

“有的是时间。”是非笑着去抹唐时眼角。

“是啊,有的是时间。”唐时笑够了,将那佛珠一颗一颗的盘在是非手上,温润如玉的修长手指配着佛珠煞是好看。半晌觉得不够,又将手指摆弄成奇奇怪怪的姿势。

是非由着他胡闹,眼底却是生出几分闲情来。

问君能有几多悠,恰似唐时入怀中。

(应雨:我觉得这话纯属——

“啪叽。”正中眉心

“你走罢,记得莫要脏了地板。”唐时就着膝枕,牵起是非的手隔着佛珠吻下,不再看她。

“哇——打山了——QAQ”)

7.
“请请请问休息好了吗——”眨眼,再眨眼。

唐时仍躺着是非腿上,嗤笑一声,道“就这个距离,问吧。”

“好的!那么,”正坐,翻开小本本,用笔划去了几个问题,看似漫不经心的圈了几个圈“请问,为什么会是对方呢?——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只是?”唐时瞥了一眼。

“只是稍微有些好奇.......您看,人和佛无论是哪个方面,几乎都是相驳的、殊途的。”

“所以呢。”唐时打了个呵欠,看起来有些无聊,明明是问句却偏生出了肯定的语气。

“.......我想,”缓慢,坚定,且坚定“不,或者说是我希望能知道,是对方身上的什么吸引了您们在一起呢。”

突然沉重,浓厚的墨味漫开来,带着点点不悦。

冷汗从额角落下。

“真想知道?”语速是如常的,听起来却如此缓慢,微闭的眼睁了开,眼底有些冰雪。

“......是。”

“.......”是非皱了皱眉,不喜他这幅带着煞气的样子,温和的去拨他眉眼,空气中的墨味淡了些。

唐时却捏住了那手,嘴一张就在如玉的指尖留了个红印子。

接着就笑了,道“其实我还挺讨厌他那要死不活的样子,但是现在反过来想想——”指尖勾上了衣袍,微微用力“这和尚不过是想对我好而已。”

是非无奈的勾起一抹笑,顺着力道低下头去,那抹笑意就被吞入了唇齿间。

低了眼,不敢看。

是了,是了。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

——却不闻那墨色与檀香混做好看颜色。

8.

“为什么这么决定呢。”每吐出一个字,背后就冷了一分。

“嗯?什么什么决定?”唐时笑的可好看了。

如果不像一月飞雪那就更好了。

“唔唔唔,就,就是上下——”下子的尾音还没完,耳边冷风一扫,蓝盈盈的笔就在那了,擦脸而过。

——该说真不愧是戳应雨小姑娘戳出来的吗??

“没,没有。下一题。”

“哎呀真可惜呢,我都准备回答了呢,哎呀真可惜啊——你说是吧是非。”

......这牲畜好不要脸。

是非“........”莫要欺人家道行浅。
9.
“喂喂,还有多少啊。”

“倒二问了——很快的很快的。”

“哦。”唐时看起来蔫蔫的,有些兴致缺缺。

——倒不如说一开始就是一时兴起。现在兴致去了,也就只剩几分困倦了。

“和尚,”唐时见问题迟迟没来,自顾自的聊了起来,“你看我们都在这儿逗留一日了明日去哪呢,还是回枢隐星,听说妖修那边出了个九尾猫妖和九尾妖狐呢,是不是那两位的轮回啊。师兄他们也快上来了吧,要不明天回去看看洗墨阁。”

“好。”千言万语化留于心头,又化开,汇作那不过一句应答。

“怎么不问啦——就当你过了一问咯。”

果然是个不吃亏的主儿。

不过,过了也就过了罢......这样也挺好。

端坐那在,恍若画里画外,时光无尽,画面源远流转,永不灭。

不觉间顿悟,听不见唐时淡淡的一句“又有人要踏上星桥了。”

10.

忽而转醒,就好似不曾入悟一般。

打开书页,念下了圈圈涂涂最多的一问“最想对对方说的话是?”

“啊啊,说什么好呢,太直白不是我的风格,太文绉绉也不适合我——你说怎么办呢,是非。”随即有用食指抵住了是非的口,“嘘,不要说出来。”

人性反反复复,无常时有。这是唐时。

是非垂目一笑,再睁眼时,千言万语都括在其中。

“问完了吧?”不等回答,唐时站起身来,迈步就走,看似有些急又有些漫不经心。

是非也站起打了个稽首,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

说来也怪,明明前方都不见唐时身影,是非也跟的好好的。

两人终是在一个小巷相遇。

“和尚,你跟着我?”

“不曾。”是非一笑,对于唐时黏上来的疑问一概不答。

唐时没辙,他向来看不惯是非这样,也爱死了他这副模样。

“那这样,你补偿我一下。”唐时恬不知耻的指了指嘴角。

是非低了低眉眼,道“好。”

千佛香的味道萦绕鼻尖,唐时舒服的闭上了眼。

“和尚,你是不是笑的太过了。”再睁眼时,唐时挑了一边的眉,伸手就摸上了是非的嘴唇。

“当笑则笑。”眉眼间融了唐时最爱的一切,于是这三月春色也被没落了满园。

安贪缱绻。这也是唐时。

是非看了一眼他,唐时停下了嘴,道“怎么。”

“无事。”

只要你心中有我,自然你就会在于我心中。*

两人并肩而归,天地万色都黯淡了几分。











*引用于漫画七鬼神......这部漫画真的棒,强烈推荐(。)

写到后面不知道问什么了 觉得就这样静静的看他们相处也不错

文中的问话人到底该是什么呢.......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定义为不同平行世界,却有着类似世界观的人。

就好比在她的平行世界里,他们是一本书,而她是读书的人,现在她进入了书中,进入书中的三千小世界中的一个,和枢隐星类似的世界,然后偶遇唐时。

不敢把“我”带入进去,怕会带有太多的个人色彩。

细细碎碎的说了很多废话,果然是老人家啦

看了两遍对人物的把握还是很差——

也不懂怎样和人正确交流

但是果然还是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谢谢

双A夫夫十问(?)

我流唐时是非注意!

双A!Alpha是非xAlpha唐时!

含个人理解注意!

以上,能接受往下√









1.
“请问,两人的初遇?”

“啊啊,那时候我还很弱,也还没分化。”唐时从是非手上叼走一块糕点,砸吧两下,含糊不清的答到“下山买种子的时候遇到了。”

“能否再详细些?”

唐时眼神飘到桌上,捻起方才同类的糕,抵在是非嘴边。是非顺从的张开了嘴,薄唇不经意间擦过墨色的指甲,唐时暗骂一句妖僧,面上从容的应“否。”

是非只是笑,不答。

2.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好看,好一副青灯古佛。”唐时不知何时把玩起了杯子,语气平淡。似是不尽兴,壶被淡淡的墨色提了起来,醇香的酒液落在杯里,沿边晃荡,且不出。小抿一口,喟叹一声好酒,转身把酒逗弄是非去了。

说是出家人不近酒色,唐时眨眼,在是非耳边吹了口气,我可不是色么,不妨来尝尝这美酒?

是非会不会拒绝,也许他知晓,也许不知晓,但眼睛里的趣意渐浓是没错的。

——若是拒绝,那他便有理由发难是非;若是不拒,那便是要成为万万亿人之其一了。

是非不语,淡淡的千佛香味散了出来,与墨的沉香混在了一起,他抬眼看向兴趣盎然的唐时,握着那杯子的手动了,月白的衣袍纷飞,竟是饮了下去。

“非常人。”是非抿了下唇,与唐时对视,对着他眼里的惊讶弯了弯唇角,无暇的黑色瞳孔泛着暖色,只倒映他一人。

我喜欢你,怎不能顺你心意?

3.
“咳,何时确立的关系?”

“这不好讲,你看着死心眼的和尚,口风又紧,不好撬啊.....”

“你。”是非一下一下拨弄佛珠,嘴边的弧度加大了些。

唐时一下停下了饶舌,是非的意思是他何时承认便是何时,无言半晌,捧着是非的脸颊凑了上去。

两人皆不是贪欢之人,亲昵些许便分开了,唐时红舌勾回,忍不住执起是非的手,细细亲吻那修长的手指及其圆润的指甲。

“真是栽了......”唐时喃喃自语,低敛的睫毛扫在是非手上,带起一阵痒,又伸了手,扣住是非的,十指相缠,佛珠为证。唇瓣上下动了动,话语止于口,藏于心,了于两人之间。

——我喜欢你。

4.

“两人在一起不会感到排斥么,alpha和alpha之间不是相性很差么?”

“并非如此。”于长久的沉默之中,是非先开了口,顿了顿,斟酌再三,正准备开口时,被唐时接了下去“若是仅凭本能,这世间还有何乐趣可言?”勾了勾唇角“况且和尚这信息素也构不成什么排斥啊。”

是非不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唐时打了个响指,隐约的墨色晕染开来,信息素充斥了这一方小天地子,要证明一般绕在是非身边。是非也不恼,放平气息,淡香伴着墨气在空气中流动,两者皆没有丝毫的排斥,也不见其其中一人动怒。

“真是不可思议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奇迹......呢?

5.

“您们能在一起,必是经历了很多吧......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是?”

令人窒息的沉默蔓延开来。是非一手握了唐时颤抖的手,另一手遮了他的眼。两人贴的很近,恍惚间,唐时感受到一抹温热盖在他的手上,他将手覆在是非的上,深吸一口气,强硬的把是非的手掰了下来。

过去的已然过去,瞻往而不前乃大忌。唐时明白这个道理,也已经走出了这个坎,但并不代表他会忘记,胸腔的抽痛感,在这个问题提出时悄然复苏,窒息感涌上咽喉,跃下的白影历历在目。

痛觉残留?视觉残留?唐时勾出一个自嘲的笑,取下蓝色的三株木心笔,任由一头如瀑的发散落肩头。靠着是非,眼底晦暗不明,有些苍白的开了口,“从某个方面来看......我,逼死过是非和尚。”

藏不住的暗哑。

明显不想把话题继续下去,是非摆了个停的手势,悠悠的佛香将唐时裹住,像在无尽的虚空中有了着落一般,唐时放松了身体,没骨头似得瘫在是非身上。

“我累了,走不动了——背我。”







不知道会不会写完的tbc。

像我这种懒人估计就是写不完了。(瘫

个人认为,从某方面讲,确实是唐时逼死了是非,半轮月是唐时弄出来的,遏制罪力的唯一办法就是接近献祭的牺牲,而是非是最后一人.......

然后就是!我终于对双A下手了.....!他们超适合双A的!甚至还想写向导是非x哨兵唐时.....!

可是我能力有限.jpg

有小伙伴扩列和我一起脑洞吗!

《神鉴》文评——以人为棋子,天地为棋局,何人执棋邪?

强烈安利《异世神级鉴赏大师》这本书!真的非常非常棒!!!

这勉强算是神鉴的书评。我觉得我的水平根本写不出与之相衬的书评。

以下含剧透且个人观点较重,理解偏差无法避免,谨看。

真的惊艳。是我看过最惊艳的一篇。

无论是天道人道,无情极情,还是这一盘大棋,这些都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的的确确如作者所说是一篇爽文,但是能写到这个程度真的绝,不说大话,起码近十几年内这都会是我心中最棒的一篇文。

人物塑造的一绝。

无论是是非还是唐时,说不出的感觉。

还是用作者文中的话最好。

“他只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一个,然而东诗又说——正因为他可以泯然众人,所以他并不普通。”

西王母视角,说的是是非,但我觉得也在说唐时他自己。

唐时活的潇洒随心,阴人也好,背后捅刀也罢,都是为己。承认喜欢是非,但把利看的更重些,耍手段,藏刀算计样样精通;却在某些时刻拾起情感,是复杂,也是人性,更是东诗代表的“人道”。是普通人,也不是普通人。

“你成佛,不过是万万亿人之中的一个例外,是万万亿我中的一个例外。”是非是特殊的,但他也是普通的。他似普通人一般渴求回应,但他不强求,成为棋子,被利用也心甘情愿;他不似普通人那样自私自利,而是普度众生。

是非说过他曾动过心机。我个人认为,是后面是非在烂柯门上留下的字条。

情感方面并没有过多的描写,但很是动人肺腑。

——别去。字条这么写着。

两人对峙,到了口中却是“你怎么不去死。”

“好。”

后之,唐时出关时看到之前被摔散的是非的佛珠。

“唐时伸出手去,想要将之取下来,可是那手伸出去,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却又顿住。

手指指尖,距离那佛珠,仅有丝毫距离。

可是唐时,终究还是收回手来,任由这佛珠挂着,不曾触碰半分。”

看到这里我真的无言。人性之复杂,有如唐时之复杂。

末了,唐时登仙,是非以神魂化桥相助,终是成佛。

路途遥远,漫漫长路间是非千般相助,万般迁就,爱的更深的人站在低处,果不欺我。

两人之间,比起喜欢,无懈的默契似乎要更深一些。毕竟这两个字对于两人都难出口,心知肚明即可?

线索细节很多。

唐时,唐诗,东方的诗,东诗?

虫宝二鉴,风月,风月神笔,洗墨阁。

四方台,半轮月,罪力,星桥。

棋子,棋局,执棋人。

看起来平淡无奇只是在讲述,但串在一起,妙不可言。

喜欢作者的文字,看着很舒服,一字一句恰到好处,不透露过多的信息,不过于白话。该轻松的轻松,该正经的正经,整体节奏很棒。

最喜欢的还是十二阁之战。两人的默契被描写到极致,刻骨铭心的割肉剜骨重塑肉身。

有几个疑问,希望有人和我讨论讨论_(:зゝ∠)_。

太极丹青印到底代表什么?是指唐时本身的特殊性还是指天地?亦或者说,指唐时要毁天灭地?

是非知不知在迷津里的是唐时本人?

唔,也可能是我钻牛角尖。准备去看第二遍。

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黄昏

·没补完 瞎写

·ooc

·被屏蔽了三回了 太阳


唐时站在是非身侧,一苇之舟悠悠飘荡。唐时微偏过头看是非,白袍的僧人眉眼如旧,似是注意到了这视线,唇边的弧度好似加大了些。

这样的唐时,安安静静,眼底无半丝戾气,无半丝算计,实是讨人喜。

——无聊啊。

唐时有些兴致缺缺,躺靠在舟上,占了大半位置,僧人挪了挪脚步,月白色的衣袍在眼前晃啊晃的。

忽的,唐时眼神微亮,靠外的半只手挂在船沿,指甲上的墨色隐隐流动,他抬高了手,重重往下一挥——

“欧,欧——。

是非听到动静回头,不料被这水迷了眼,长长的睫毛上落了几滴水珠子,深色蔓延开来,在月白的僧袍上点了几多花儿来,淡色佛珠染上了尘色,有什么停在了手上,耳边传来欧叫声,是非颤了颤眼睫,微睁开眼便看到唐时惊羡的神色。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唐时瞳孔微缩。

——是非背对着夕阳,那太阳将落不落,明红与亮黄混成好看的暖橙色,勾勒出模糊的轮廓。月白的袍子飘了起来,受惊的鹭细声叫着,扇动翅膀飞过,风拂过僧人精致的眉眼,带着一贯的柔和顺着翎羽安抚其,随之放飞,扑腾的羽翅声中似乎掉落的羽毛,轻轻的在唐时心上划下了一道痒。

唐时嘴唇上下嗡动,随手结了个印。这风便停了。

——这和尚的眉眼,只有我能抚。

唐时站起身,就着这天时地利人和,吻了上去。腰被锁紧,唐时喉咙里发出闷笑,扣着是非肩膀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毕,唐时若有所思倚在是非身上。半晌他取下发簪,墨色晕染开来,在这天地间挥斥方遒,那是极有力的一句诗,被印在水面上。唐时沉入此境,诗篇喃喃出口。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天色有些暗了,唐时贴上是非,如墨的眼里诉说着情动。“和尚,不来做些什么吗?”

是非不应,只是用行动回答他。

月色将近,潮起潮落间夹杂了呢喃低语,那一叶扁舟随波逐流,终是消失在了海平面。

唔.....!小贞!探索一发出!!!!
给大家安利无心玄学!!!我本来想通完了就去接小酒鬼没想到!!!!
分大家欧气qwq

第一次出限锻!三条大桥掰掰
近侍是飘花爷爷w
p2公式 好像是日服出率最高的公式w
祝大家欧气满满♡

Brother

Brother

Beautiful,athletic

Teasing,shouting,laughing

Friend and enemy too

Mine

这首诗非常适合他们了.......(倒地)

一队真的要all99了......收集才4w3orz
以及今天7-4长线刷花的时候掉了我第三把鹤球.....
珠子遥遥无期哇QAQ